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温庭筠诗词中的量词研究

[收录:2016-01-28] [作者:陈小娜]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温庭筠诗词中的量词研究
陈小娜 鲁东大学文学院
摘要:丰富的量词是汉藏语系的特点之一,量词自产生起,于汉语中已存有三千余年。晚唐五代名量词已趋于成熟,而动量词尚不完备,温庭筠的诗词则是此时书面语之代表。本文以温庭筠存世的374首诗词为研究对象,对其中的量词进行穷尽性的分析,以窥晚唐五代量词的发展状况。
关键词:温庭筠;量词
从量词的发展来看,刘世儒对魏晋南北朝的量词进行了详尽的研究,认为魏晋南北朝是名量词的成熟期。[1]故少有人涉及晚...

温庭筠诗词中的量词研究

 鲁东大学文学

摘要:丰富的量词是汉藏语系的特点之一,量词自产生起,于汉语中已存有三千余年。晚唐五代名量词已趋于成熟,而动量词尚不完备,温庭筠的诗词则是此时书面语之代表。本文以温庭筠存世的374首诗词为研究对象,对其中的量词进行穷尽性的分析,以窥晚唐五代量词的发展状况。

关键词:温庭筠;量词

从量词的发展来看,刘世儒对魏晋南北朝的量词进行了详尽的研究,认为魏晋南北朝是名量词的成熟期。[1]故少有人涉及晚唐五代量词的研究,而多集中于宋元明清。目前对于温庭筠诗词的语言,学界亦大多局限于字词的释义及修辞研究,对词类的研究也多集中于名词的意象,很少有人对其中的量词进行系统性的分析。本文以温庭筠诗词里的量词为研究对象,旨在弥补此方面的不足。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刘世儒曾对量词进行详细的分类,将其分为名量词和动量词。名量词又细分为计数名量词(个体名量词、集体名量词)和计量名量词(专用计量词、借用计量词);动量词则细分为专用动量词和借用动量词。[1]按此方法分类,温庭筠的诗词中共有量词241个,详分如下:

类别及数量 量词及次数

 

 

 

 

 

专用(14)

尺(6)、寸(2)、里(29)、顷(2)、钧、星、夜(10)、日(10)、年(17)、秋(4)、世、宿(3)、代、载、

借用(3) 渠、钟、篙(2)、

 

 

个体(51)

 

 

 

篇(2)、座(2)、卷(2)、片(3)、幅、窗、室、楼(5)、厨、门(4)、庭(4)、地(4)、扇、座(2)、衢(2)、枝(16)、人(4)、叶(2)、丛(5)、株、驷、身、树(4)、点(10)、阙、条(6)、面、个、笈、杯(2)、樽(2)、壶、瓶、缕、行(7)、穗、柱、通、户(2)、重(5)、股(2)、曲(7)、象、弦(2)、局、声(8)、家(5)处

集体(1) 双(2)

词 专用(1) 回

借用(2) 笑、哭

合计78种

温庭筠诗词量词总数表

一、温庭筠诗词中的计量名量词

(一)专用计量名量词

1.表示长度的量词

此类量词共4个,分别为:里(29)、尺(6)、寸(2)、匹(1)。略举以下三例:

①千里涵空照水魂,万枝破鼻团香雪。[2]72

②僧虔蜡炬高三尺,莫惜连宵照露丛。[2]828

此类用来表示长度的量词于温庭筠的诗词中大量出现,此并非表示长度的量词种类多,计量长度单位的量词向来数量不多,然使用次数上,却是其他量词所无法比拟的。其中,尤其以“里”最为突出,一共出现了29次。“里”成为量词最早是在春秋战国时期,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曰:“里,居也。从田从土。凡里之属皆从里。良止切。”[3]290据此,“里”有居住地之义。然据量词与名词的演化关系,“里”作为后来的长度单位,从“居”这个词义演化而来是最有可能的,即通过隐喻的方式,将未知的长度通过居住范围来表示,形成一种已知的认知。

在温庭筠的花间词中,“里”的分布形式一共有三种,即“千里”、“万里”、“数词+千里”。“千里”或“万里”之数本就虚指,极言距离之远。诗词中,无论是直接抒情,抑或间接抒情,作者大多喜用夸张之法,以强描情写物之力,展读者之丰富联想。温庭筠亦是如此,在其花间词中,“千里”或“万里”与“梦”、“恨”等情感词相配,意在突出强调此类情感之深;而与“天空”、“飞雪”、“荒芜”等实物词相配,意在突出强调此物象之绵延无迹。

2.表示面积的量词

此类量词共1个,即顷(2)。略举如下:

千顷水流通故墅,至今留得谢公名。[2]405

3.表示重量的量词

此类量词共2个,分别为:两(1)、钧(1)。略举如下:

白蘋风起楼船暮,江燕双双五两斜。[2]402

4.表示时间的量词

此类共8个,分别为:夜(10)、日(10)、年(17)、秋(4)、世(1)、宿(3)、代(1)、载(1)。略举如下:

①岭头便是分头处,惜别潺湲一夜声。[2]492

②悠然到此忘情处,一日何妨有万几。[2]447

③终日行人恣攀折,桥下水流呜咽。[2]1008

(二)借用计量名量词

此类量词温庭筠的诗词中一共有三个,分别为:渠(1)、钟(1)、篙(2)。

1.“渠”,本是人工开凿的水道,此处被借用为量词,用来计量水的容积。如:

正是玉人肠断处,一渠春水赤栏桥。[2]859

2.“钟”,本是酒器,此处被借用为量词,用来计量酒的容积。例如:

虬须公子五侯客,一饮千钟如建瓴。[2]10

3.“篙”,本是用竹竿或杉木等制成的撑船工具,此处被借用为量词,用来计量水的深度。例如:

桥弯双表迥,池涨一篙深。[2]598

二、温庭筠诗词中的计数名量词

(一)个体名量词

1.文章书籍纸张类

此类量词共5个,分别为:篇(2)卷(2)、幅(1)、阙(1)、行(7)。略举如下:

①八行书,千里梦,雁南飞。[2]976

②终知此恨销难尽,辜负南华第一篇。[2]372

2.用于称量形状类

此类量词共6个,分别为:片(3)、点(10)、星(1)、笈(1)、柱(1)、股(2)。略举如下:

①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2]906

②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濛隔钓船。[2]473

③两重秦苑成千里,一炷胡香抵万金。[2]785

3.用于称量屋舍、街道类

此类量词共计11个,分别为:窗(1)、室(1)、楼(5)、厨(1)、门(4)、庭(4)、地(4)、扇(1)、座(2)、衢(2)、通(1)、处(1)。略举如下:

①兰露重,柳风斜,满庭堆落花。[2]956

②凤帐鸳被徒熏,寂寞花锁千门。[2]1006

③九衢尘欲暮,逐香车。[2]986

④清夜恩情四座同,莫令沟水东西别。[2]10

4.用于称量动植物类(含人)

此类量词共14个,分别为:枝(16)、人(4)、叶(2)、丛(5)、株(1)、驷(1)、身(1)、树(4)、条(6)、面(1)、个(1)、缕(1)、穗(1)、户(2)。略举如下:

①雨晴夜合玲珑日,万枝香袅红丝拂。[2]945

②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2]965

③苏小门前柳万条,毵毵金线拂平桥。[2]859

5.用于称量酒具类

此类量词共4个,分别为:杯(2)、樽(2)、壶(1)、瓶(1)。略举如下:

①唯以一杯酒,相思高楚天。[2]635

②情为世累诗千首,醉是吾乡酒一樽。[2]830

6.用于表示种类类

此类量词共1个,即重(5)。略举如下:

御柳如丝映九重,凤凰窗映绣芙蓉。[2]859

7.用于其他

此类量词共6个,分别为:曲(7)、象(1)、弦(2)、局(1)、声(8)、家(5)。例如:

①银烛尽,玉绳低,一声村落鸡。[2]962

②酒酣夜别淮阴市,月照高楼一曲歌。[2]455

③金风入树千门夜,银汉横空万象秋。[2]409

(二)集体名量词

在温庭筠的诗词中,仅有一个集体量词“双”。

“双” 之本意为“两只鸟”,《说文解字》曰:“双,隹二枚也。从雔,又持之。所江切”[3]79,指同时存在的同样的两个事物,其词意本身中就包含了“两个”的意思。如:

一双娇燕语雕梁,还是去年时节。[2]977

三、温庭筠诗词中的动量词

动量词是用来计算行为、动作等单位的词,在量词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在温庭筠的诗词中,动量词出现较少,只有3个,其中专用动量词1个,借用动量词2个,现简述如下。

(一)专用动量词

温庭筠诗词里唯一的专用动量词为“回(1)”,其本意为“回转”,后虚化为量词,专指一般动作的往返次数,所涉词句为:

捍拨紫槽金衬,双秀萼,两回鸾。(一说张先作)

(二)借用动量词

1.笑(1)

这是一种同形动量词的用法,构成“笑一笑”的格式,在温庭筠的诗词中省略了前者作为动词的“笑”,而后者,根据这种格式也渐渐具有了称量动作时间短暂的意味。所涉诗句为:

百花情易老,一笑事难忘。[2]658

2.哭(1)

与上文的“笑”同属同形动量词的用法,构成“哭一哭”的格式。在温庭筠的诗词中省略了前者作为动词的“哭”,而后者,根据这种格式也渐渐具有了称量动作时间短暂的意味。所涉诗句为:

艳笑双飞断,香魂一哭休。[2]585

据出现在温庭筠诗词中的这两种动量词,可以基本总结出,在晚唐及五代的时候,动量词使用的一般格式就是类似于此类同形动量词,并且省略了前者具有动词性质的词,这说明在晚唐以及五代的时候,动量词已出现并参与使用,但其发展仍不完善。

四、温庭筠诗词中量词的特点

(一)数量

1.量词种类与数量

晚唐五代的量词数量颇富,在书面语中,由于表现个体的庞大的物体名词的存在,而使得个体计数量词数量因其种类而居多。延续魏晋南北朝量词的成熟体系,此时的名量词体系亦是比较成熟的。

2.新旧量词同时出现

温庭筠的诗词中还存有新旧量词同时出现的情况,例如用来计量时间的量词中,已经渐渐衰退的“载”和刚刚产生的“年”同时出现。这说明在晚唐五代的时候,量词还处于规范期,并未形成严格的约束规则。

(二)量词的组合功能

1.名量词

“指示代词+量词”的结构已产生,如“此地”。

晴川通野陂,此地昔伤离。[2]705

“数词+形容词+量词”的结构亦已产生,但并不多见,如“十二金人”。

殿巢江燕砌生蒿,十二金人霜炯炯。[2]1

最基本的量词结构“数词+量词+名词”、“名词+数词+量词”、“数词+量词”、“数词+名词”、“量词+名词”等基本结构趋于成熟,此不多述。

2.动量词

在温庭筠的诗词中,数量最多的结构是“数词+动量词”,且主要为数词“一”或“几”和量词的组合,其他结构较少。略举如下:

捍拨紫槽金衬,双秀萼,两回鸾。(一说张先作)

(三)量词的句法功能

量词作句法成分,通常是和数词一起做状语或是补语。某些数词和量词的组合只可做状语或补语,某些则既可做状语,也可做补语。

1.数词+量词,做状语。略举如下:

三秋梅雨愁枫叶,一夜篷舟宿苇花。[2]402

指示代词+量词,做状语。略举如下:

晴川通野陂,此地昔伤离。[2]705

2.数词+量词,做补语。略举如下:

心游目送三千里,雨散云飞二十年。[2]426

总而言之,通过以上对温庭筠诗词中量词的分析研究,我们对晚唐五代的量词系统有了一定的了解。晚唐五代的量词已经有比较完善的分类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以计量的个体量词和计数的专用量词数量为多,这说明到了晚唐五代时期,量词在计量专用量词和计数个体量词上有了丰富的发展。而其他类别,尤其动量词仍处于缓慢的发展阶段,基本与晚唐五代其他词类的发展相辅相成、相互影响。

参考文献:

[1] 刘世儒.魏晋南北朝量词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65.

[2] 刘学锴.温庭筠全集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7.

[3] 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1963.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最好2至4个字)论文内容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