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汉魏六朝游览赋探析

[收录:2016-01-28] [作者:杨晓青]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汉魏六朝游览赋探析
杨晓青 郑州大学文学院
摘要:游览赋吸收《诗经》和楚辞的有益成分,于汉末成型,在汉魏六朝时期受时代风气、玄学风尚和文人士大夫登高必赋的传统观念的影响,创作较为兴盛。游览赋按照题材和风格可分为自然景观类,游园娱情类和登高临览类三种,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并行发展,各自展现出不同的风貌和美学特征。
关键词:汉魏六朝;游览赋;美学特征
游览赋是一类描写游览之景,抒发内心情志的文体。汉魏六朝时期,游览赋创作兴盛,据现存文献...

汉魏六朝游览赋探析

 郑州大学文学

摘要:游览赋吸收《诗经》和楚辞的有益成分,于汉末成型,在汉魏六朝时期受时代风气、玄学风尚和文人士大夫登高必赋的传统观念的影响,创作较为兴盛。游览赋按照题材和风格可分为自然景观类,游园娱情类和登高临览类三种,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并行发展,各自展现出不同的风貌和美学特征。

关键词:汉魏六朝;游览赋;美学特征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游览赋是一类描写游览之景,抒发内心情志的文体。汉魏六朝时期,游览赋创作兴盛,据现存文献统计,有近30篇作品,其中不乏佳作。南朝梁萧统所编的《文选》专设“游览赋”门类,收录了王粲的《登楼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和鲍照的《芜城赋》,该三篇皆为游览赋名篇,可见以游览为题材的辞赋创作在汉魏六朝的勃兴。

一、游览赋溯源

在中国文学中,记录出游活动的文字起源甚早,《诗经•大雅•卷阿》中就写道:“有卷者阿,飘风自南。岂弟君子,来游来歌,以矢其音。”[1](P453)此段文字辞简义赅,寥寥数笔写就了一篇出游小记:出游地“卷阿”,出游之时有南风,出游人“岂弟君子”,出游期间赋诗唱和。在《诗经•卫风•竹竿》中也有“淇水港愁,桧揖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1](P94)的描述,可见以悦目娱情为目的的游览活动在先秦时期已经开始盛行。《诗经》对游览赋的创作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如班彪《冀州赋》中“瞻淇澳之园林,美绿竹之猗猗”[2](P229)直接脱胎于《诗经•卫风•淇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1](P84)。而《诗经》铺陈叙事、触物兴情的现实主义传统也对汉魏六朝游览赋的创作提供了有益借鉴。

在战国时期,记录作者所见之景的文字已不鲜见,屈原《九章》中的《涉江》中写道:

入溆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山峻高而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其承宇。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山中。吾不能变心以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3](P134)

该段文字描述了屈原进入溆浦以后,独处深山的情景,对所处环境之险恶进行了夸张的描绘,这也是其所处的奸佞当道,黑暗势力遮天蔽日的政治环境的隐喻,借以表达“不能变心以从俗”的决心。《哀郢》记录了楚国郢都为秦所破,屈原被流放之后随流亡百姓东迁的经历,一路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皆倾注笔端。刘熙载在《艺概•赋概》中云:“王仲宣《登楼赋》出于《哀郢》[4](P355)。二者在情感上都蕴含了羁旅怀乡之思、山河破碎之叹和个人命运之悲。然细校之,《涉江》、《哀郢》乃纪行之作,主要记录沿途经历,与王粲登楼观景有所不同,后者更集中于一处景观,故从某种意义上说,纪行文字更像是一条线,记录整个旅途经历,而游览作品则是一个点,重在描绘某个或某一组景观。由此推知,屈子之作不能算作游览题材作品,但可看做是游览作品的先声,它们与游览赋的创作有着血脉相承的联系。

西汉时期,以都邑、田猎、宫殿等为题材的赋作渐兴,其中不乏山水、景观的描写,如枚乘《七发》中关于广陵曲江的描写,司马相如《子虚赋》中关于云梦泽的描绘,都为游览赋的成型提供了有益因子。直至东汉建武年间班彪写就《冀州赋》,真正意义上的游览赋才算登上文坛。《冀州赋》原文残缺,据残篇首句:“夫何事于冀州,聊托公以游居”,可知此赋以“游”为主题。后面描写所见的风光景致:“瞻淇澳之园林,美绿竹之猗猗。望常山之峨峨,登北岳而高游。……遍五岳与四读,观沧海以周流。”[2](P229)可知作品以游览山水风光、寻胜探幽为内容,从而开创了游览赋创作题材。残篇末尾“且休精于敝邑,聊卒岁以须臾”带有老庄色彩,流露出作者对时光、对生命的体悟。原文不可得全貌,无法展开具体分析,但仅据残篇内容可知此赋应为游览赋的开山之作。此后,游览赋创作数量渐趋增多,至两晋逐渐达到高峰。

二、汉魏六朝游览赋创作概况

以班彪《冀州赋》为发端,汉魏六朝游览赋的创作逐渐增多,以描述游览之景,并借景以抒怀的写作方式也成为后世该类赋作常用的方法。据现存文献统计,汉魏六朝游览赋有三十篇作品:汉魏时期班彪《冀州赋》,王粲《登楼赋》,曹操《登台赋》,曹丕《登台赋》、《登城赋》,曹植《登台赋》、《节游赋》、《游观赋》,杨修《节游赋》;两晋时期卢谌《登邺台赋》,李充《春游赋》,傅咸《登芒赋》,孙楚《登楼赋》,孙绰《游天台山赋》,枣据《登楼赋》,谢万《春游赋》,张协《登北芒赋》,束皙《近游赋》,潘岳《登虎牢山赋》,陆云《登台赋》,欧阳建《登橹赋》,郭璞《登百尺楼赋》,殷仲堪《游园赋》;南北朝时期傅亮《九月九日登陵嚣馆赋》、《登龙冈赋》,鲍照《芜城赋》,谢眺《游后院赋》,裴子野《游华林园赋》,吴均《吴城赋》,萧詧《游七山寺赋》等。该三十篇作品按照题材内容和风格的不同,大致可分为三类:自然景观类,游园娱情类,登高临览类,现将三类游览赋在汉魏六朝的创作情况和兴盛原因加以探讨。

(一)自然景观类

自然景观类游览赋主要以山水自然风光为描写对象,班彪《冀州赋》为此类赋作鼻祖。《冀州赋》主要描写了作者乘车从京洛出发至冀州,路途中所见的自然景观,带有纪行赋的游历特征,但是纪行赋多为长篇大赋,重在因地怀古,而此赋篇幅短小,重在写景抒情,且篇首点题,是为“游居”。魏晋以来,随着人们审美意识的增强以及审美情趣的提升,以自然风光作为审美对象的游览活动日趋增多,此类赋作也逐渐见诸文人墨客笔端,如孙绰的《游天台山赋》,潘岳的《登虎牢山》,萧詧的《游七山寺赋》等。

此类自然景观类游览赋创作的兴盛,与魏晋以来风靡于士大夫之间的玄学风尚有很大关系。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权更迭频繁,社会动荡不安,乱世之中生命无所依托,现实的黑暗和残酷促使文人士大夫向内转,更加关注精神世界,因而以老庄思想为依托的玄学逐渐兴盛,隐逸之风盛行。在老庄清虚无为、平淡自然思想的影响下,人们把对自然山水的亲近、观赏看作是实现自由、超脱的重要途径。如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并非作者亲历天台山游赏所写,而是神游之作,《游天台山赋序》中写道:“余所以驰神运思,昼咏宵兴,俯仰之间,若已再升者也”[5](P634),作者幻想自己游览了这座奇诡壮丽的天台山,以求在苦闷的社会现实里,暂时得到解脱。

(二)游园娱情类

游园娱情类游览赋以苑囿园林景观为描写对象,三国时期开始在文坛展露头角,最早的作品是杨修和曹植同题而作的《节游赋》。二人在作品中都提到携友步“北园”,与友人乘舟唱和,描绘的都是春天之景,可推测二人乃同时所作。此类赋中亦有山水景观描述,但却是搬进了苑囿园林的曲折流水和花木鸟兽,因而该类赋作的描写对象为自然景观和园林景观的结合。魏晋以来此类赋作不断,代表作品还有曹植的《游观赋》,谢朓的《游后园赋》,裴子野的《游华林园赋》等。

此类游园娱情类游览赋在汉魏六朝时期的兴起,有一定的时代原因。动乱的社会现实使人们清醒地认识到生命的脆弱与短暂,索性放开怀抱,享受人生。魏晋以来,文士以登山临水为乐事,置酒高会,曲水流觞,宴饮赋诗。曹丕《与吴质书》中写道:

每念昔日南皮之游,诚不可忘。既妙思六经,逍遥百氏;弹棋间设,终以六博,高谈娱心,哀筝顺耳。驰骋北场,旅食南馆,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白日既匿,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6](P65)

东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记述了王羲之等人在风景秀美的兰亭集会的盛况,而杨修和曹植的《节游赋》是二人与友人同游北园之后所作。

(三)登高临览类

与以上二种赋作不同,游览赋中有一类以作者登高临览为线索,以高台建筑,或者登临建筑所见景观为描写对象,强调“登”这一活动,此类为游览赋大端。最早的作品为汉末三国时期王粲的《登楼赋》,该赋情感真挚,借登楼观景抒发自己思念故土之情,怀才不遇之懑以及渴望施展抱负、建功立业的心情,寓情于景,借景抒情,可谓游览赋之代表作。三国时期该类赋作的创作主体较集中,主要是三曹父子,其中曹丕和曹植的《登台赋》皆为铜雀台初建成之时曹操属意而作,以赞颂父德,彰显功勋为主。魏晋以降,登览类题材不衰,两晋时期枣据《登楼赋》,郭璞《登百尺楼赋》,南朝宋傅亮《九月九日登陵嚣馆赋》,鲍照《芜城赋》等堪称此类佳作。

登高临览类游览赋的兴起,主要受文人士大夫登高必赋传统的影响。刘勰在《文心雕龙•诠赋》中写道:“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此之赋之大体也。”[7](P136)登高则望远,望远则思深,山河景观皆收眼底之时,难免内心情感纠集,而文人士大夫往往将内心情感付诸笔端。首先将登高与文学创作相结合的当为孔子,《韩诗外传》卷七:

孔子游于景山之上,子路、子贡、颜渊从。孔子曰:“君子登高必赋,小子愿者何?”[8](P311)

在独尊儒术的汉朝,这种观念更是被文人加以继承和发扬,逐渐形成登高必赋的文学传统。三国时期的曹操雅好诗文,沈约《魏书》中载其“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在曹操的带领和推动下,建安文人常奉命而作,创作了大量诗词赋作。在游览活动兴盛的魏晋,文人士子登高望远,受登高必赋的文学传统观念影响和内心情感的驱动,将所见所感倾情写下,形成篇章。

三、汉魏六朝游览赋的情感意蕴和美学特征

三类游览赋在汉魏六朝时期并行发展,虽都是借景抒情,但蕴含情韵有所差异,各自形成了不同的美学特征。

以描写自然景观为主的游览赋,借助观览山水,表达对自然的热爱,对山水的钟情,意欲通过欣赏自然美景实现精神上的超脱,因而赋中景观往往绮丽多姿,神秀灵逸,赋作整体透露出玄学风尚,体现出轻灵雅致,玄妙自然的美学风格。

试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

恣心目之寥朗,任缓步之从容。苏萋萋之纤草,荫落落之长松。窥翔鸾之裔裔,听鸣凤之邑邑。过灵溪而一濯,疏烦不想于心胸。[5](P634)

作者融情于自然,自然景致的秀美可窥作者内心的适然。语言雅致清新,读之恰如“金石掷地” 。又如萧詧《游七山寺赋》:

有磕磕之奔涧,复亹亹之长溪。既皎洁而如镜,且见底而无泥。……雾昏昏而漫漫,风䫻䫻而凄凄,瞻洪川其如带,望巨海其如圭,执玉帛于兹地,会诸侯而赴稽。[10](P757)

自然风光奇绝秀美,作者游走于美景之间,心境畅然,静心体悟山水之美,此类赋作读之使人心旷神怡。

以描写园林苑囿为主的游览赋,多为游园玩乐之作,除了园林建筑,作品中多花木流水,虫鱼鸟兽等自然景观的描写。景观建筑华美,自然风物明媚,作品呈现出清丽明快的风格,作者娱目遣怀,赏乐忘忧的旨趣体现在作品的字里行间。如杨修《节游赋》:

绿叶白蒂,紫柯朱茎。杨柳依依,钟龙蔚青。纷灼灼以舒葩,芳馥馥以播馨。嗟珍果之丛生,每异类而绝形。……御与方舟,载笑载言。仰溯凉风,俯濯纤腕。极欢欣以从容,乃升车而来反。[2](P527)

作者以清新简约的语言描绘出一幅北园绮丽多姿的春景图,表达出作者的欢欣之情。又曹植《节游赋》,所述景观与杨修几无差别,然而抒发的情致,却有所不同:

念人生之不永,若春日之微霜。谅遗名之可纪,信天命之无常。愈志荡以淫游,非经国之大纲。[6](P130)

曹植在宴游赏景之后,游乐情怀尚未抒尽,忧生的悲凉便浮上心头,感到“人生之不永”,“天命之无常”,有种欢乐过后的落寞之感。游乐本为娱情遣怀,乐以忘忧。然而在动乱时代,即使游乐也不能完全遮掩内心对命运无常的无奈,这也是这一时代的写照。因而这类赋作风格明快,背后又折射出文人对命运的嗟叹和对宁静生活的向往,明快中带有一丝沉重,这两种风格统一于作品中,使该类游览赋呈现出一种矛盾的张力美。

登高临览作品多为登临高台或高楼建筑所作。登高远眺,破败的山河之象使作者内心百感交集,仰观俯察之间引起作者伤时感世之悲、羁旅怀乡之思和渴望建功立业之志,使作品呈现出悲凉之美。王粲《登楼赋》开篇云:“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篇首点明作者此行目的为“销忧”,一个“忧”字确定了全篇抒情的基调。之后写道:

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2](P910)

描述了楼台所在之地地势开阔,物产丰盈,但景观虽美,却非故乡,表达了作者对故土的怀念。后从作者的怀乡之情写起,引发作者漂泊在外多年怀才不遇的苦闷和希望国家太平,能够为国家建功立业的愿望。

另郭璞的《登百尺楼赋》:

在青阳之季月,登百尺以高观。嘉斯游之可娱,乃老氏之所叹。抚凌槛以遥想,乃极目而肆运。情眇然以思远,怅自失而潜愠。瞻禹台之隆崛,奇巫咸之孤峙。美盐池之滉污,察紫氛而霞起。[5](P1282)

描写了山川湖泽奇秀之景,然而作者内心却是潜藏着矛盾复杂的情绪,既羡慕那些不慕虚名的隐士,又深感当今乱世无法过上安逸生活,因而陷入隐居和忧国忧民的矛盾当中不能自已,作品流露出作者的纠结和无奈感,整体呈现出悲凉风格。

综上,自然景观类游览赋受玄学风尚的影响,借助观览山水以实现自己精神上的超脱,作品呈现出玄妙自然,体悟通达之美。游园观景类游览赋多为娱情之作,以乐忘忧的思想使作者纵情享受风光美景,然而及时享乐终究无法遮蔽内心对生命无常的忧嗟,因而作品呈现出清新明丽之美的背后,又流露出对命运无法掌控的沉郁。登高临览类游览赋受文人士大夫登高必赋的传统观念影响,常登楼远眺,纵目四望,引起对家国身世的哀叹,作品呈现出一种悲凉之美。

 

注释:

[1]程俊英.诗经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2]严可均.全后汉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3]董楚平.楚辞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4]刘志伟.文选资料汇编•赋类卷[M].北京:中华书局,2013.

[5]严可均.全晋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6]严可均.全三国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7]范文澜.文心雕龙注[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

[8]赖炎元.韩诗外传今注今译[M].台北:商务印书馆,1972.

[9]房玄龄.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4.

[10]严可均.全梁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最好2至4个字)论文内容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