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优秀作文

[收录:2016-01-27] [作者:石修煜]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优秀作文
文/石修煜
“爸,你中午怎么没来啊?”电话那头,依依很生气的样子,声音中带有哭腔。罗志伟还来不及解释,依依又连珠炮地开始了:“我上次不是告诉你我的作文被复印了吗?”“嗯,是啊,这不是好事吗?”罗志伟知道,上次语文考试女儿作文写得好,被作为优秀作文复印供全年级学生借鉴。“好什么啊!一个同学写纸条骂我,说我是愤青、白痴,说我那作文怎么怎么差,还对我作文里每段话划线说怎么怎么不对,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优秀作文

文/石修煜

“爸,你中午怎么没来啊?”电话那头,依依很生气的样子,声音中带有哭腔。罗志伟还来不及解释,依依又连珠炮地开始了:“我上次不是告诉你我的作文被复印了吗?”“嗯,是啊,这不是好事吗?”罗志伟知道,上次语文考试女儿作文写得好,被作为优秀作文复印供全年级学生借鉴。“好什么啊!一个同学写纸条骂我,说我是愤青、白痴,说我那作文怎么怎么差,还对我作文里每段话划线说怎么怎么不对,你说她是不是有病啊?就一考场作文,她至于这样吗?” 依依语速很快,声音分贝很高,隔着电话,罗志伟也能感受到她的不满和愤怒。罗志伟一听心里很好笑,竟有这样的事!他赶紧安慰女儿“依依你听我说,第一作文就像做人,有人欣赏,就有人讨厌。我以前多次对你说过,诸如明星等公众人物,也是有人喜欢,也有人讨厌,这很正常。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的作文。第二她可以不喜欢你的作文,但不能对你进行人身攻击,不能骂你,她这样做是她的不对,因为她的不对你生气,这不正印了那句老话‘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吗?’所以你不要生气。第三别人说你怎么怎么不好,你心里肯定会不高兴,会影响你心情,这很正常,但你要做的是将这种坏心情缩小,尽快让它消失,不影响你正常的生活和学习,OK?”“就是,她才是白痴,她不同意我文章的观点,在心里就是了,也可以来找我讨论交流,但她却写纸条来骂我,有这样的人!?”依依又嘟噜了两句,挂断电话,吃饭去了。

依依是高三学生,在初中时学习成绩很好,所以就没有在本县城读高中而是来到了这所省重点高中就读,而且在快班。到了这里她才对诸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更有强中手”“高手如林”之类的词有了深切体会。成绩不再是一马当先、稳操胜券,而是跌宕起伏,甚至是屡屡受挫。随着成绩的起起落落,依依的心情也起起落落,随着依依心情的起起落落,罗志伟、张彩蛾夫妇的心情也起起落落。特别是进入高三后,依依的时间越来越紧张,经过和爸爸妈妈反复讨价还价,晚上睡觉的时间从10点30延长到了12点,就这样也还是在妈妈张彩蛾的反复催促下才去睡觉。依依总是嫌自己慢,觉得时间不够用“只要有时间,这些我都能搞懂,这些题我几乎都能做对。”对于短板科目数学,爸爸妈妈一直想请个老师给依依做专门的辅导,被依依拒绝了。“我缺的不是老师,是时间。”罗志伟夫妇也觉得依依慢,从生活上的小事就能看出依依喜欢磨叽,放学了总是最后一个出校门,洗漱用的时间也比较长。依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拖拉,在路上她总是小跑的状态,刷牙也是牙刷随便在嘴里来回两下就草草了事,连上厕所也没有久蹲,但时间就是不够用。

虽然爸爸开导的话很有道理,但依依仍然心情不佳,胡乱扒了几口饭就回到书桌前学习。依依上高中后张彩蛾就辞掉工作,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子专门陪读,但她只负责依依的生活起居,学习、思想上遇到什么问题依依不愿意和她交流,用依依的话说和妈妈是“越说越烦,越说越乱”,依依只和爸爸说。所以看着女儿不高兴,张彩蛾干着急,不敢多问。依依在书桌前闭眼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强迫自己忘掉关于作文不愉快的事,拿出数学作业来做,她规定自己每天中午必须加班补习数学。但第一道题就卡克了。这是道排列组合题,这种题型老师讲过多次,但每次换个马甲后依依就又做不出来了。难道自己真是白痴?这个念头闪过,马上又带出了纸条上骂自己的话,强压的愤懑情绪一下子又蹿了出来。算了,先睡觉去吧!依依扔掉手中快被自己咬烂的笔,起身离开书桌,告诉妈妈自己先睡,让妈妈一点半钟喊自己起来,“记着一点半一定要喊我起来啊!”依依怕妈妈不按时喊自己,又叮嘱了一句,钻进妈妈已经放好暖炉的被窝,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看着依依进入梦乡,张彩蛾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太要强了,眼睛只盯着北大清华,给自己弄得压力山大,紧张兮兮的。看着依依学的那么累,张彩蛾着急又心疼,但就是有劲使不上,只能天天让依依多吃点,多睡会。

一点半眨眼就到了,张彩蛾看看眼前的闹钟,又看看睡得正香的依依,犹豫片刻,没去叫醒她。一点十五才睡,一点半就起来,这睡得什么觉啊?一点五十叫醒她,两点零五分到校上课,正好。张彩蛾心里这么盘算着,拿定了主意,到了一点五十才叫醒依依。依依睁眼看了下闹钟,揉揉眼又看了一下,“妈,一点五十了?”“嗯,让你多睡了会。你起来直接去学校上课,少学这一会儿没事,休息好了才能学好。”张彩蛾小心地解释,又补了句“莫把被子掀开让被窝的热乎气跑了,我来睡会。”“妈,让你一点半叫我,你怎么现在才叫醒我啊?”依依懊恼的冲张彩蛾大叫,满腹的怨气不知怎么发泄,一把抓起闹钟使劲地摔到地上,还觉得不解气,又把被子掀翻在地,胡乱地穿上衣服,将书和作业塞进书包,脸也不洗,气冲冲地走了。“妈,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你不是在养猪,让它吃好睡好就好了。请你不要把我当成猪好吗?你好烦啊!”依依走时还重重地甩下一句话。“小东西,脾气还挺大。”张彩蛾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的女儿,怎么弄她都不会真生气,况且依依一直是个乖乖女,对父母又体贴入微。她只是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了罗志伟。今天是周六,依依晚上不上晚自习,正好让他们父女两好好沟通一下。对每个周末的见面沟通,依依很满意,她曾说很多同学有了心理上的困惑和压力只能自己在操场上大哭一场,哭完了再去教室学习,自己有专门的倾述沟通渠道,很幸福了。

这个周末罗志伟手头有点事,原本不准备过来的,接到妻子的电话后他还是赶了过来。罗志伟认为依依这次发脾气根子还是在那作文上。依依的语文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特别是作文,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但最近几次都没写好,这次好不容易得到老师的欣赏,刚高兴没两天,却又被兜头浇了盆冷水,思想波动下也正常。这孩子太在乎别人的评价了。

罗志伟仔细看了看依依那篇优秀作文。这是一个材料作文,给的材料是某高校的女婿得了诺贝尔奖,该校打出横幅“热烈祝贺我校女婿某某某获得诺贝尔什么什么奖”。要求就这一现象发表看法,写成一篇作文。依依的角度选得很巧,引申到了国人对自己文化的态度上,批评了一些对中国文化不自信和媚外的现象。文章引经据典,洋洋洒洒,的确不失为一篇好文章。但那位写纸条的女生在文章的许多地方画出横线并提出了质疑,一道道红色的杠杠很是刺眼,末了还用便利贴写了一段总结的话贴在上面,大意是说依依观点偏颇,一叶障目,是愤青,是白痴,甚至说了依依丧心病狂之类的话。落款是“你不认识的娟子”。

“这个娟子是谁啊?这么说依依,也太不像话了,你去找她谈一下,让她给依依道歉。”张彩蛾对罗志伟说。“算了,这样越搞越复杂,反而会更影响她学习,等她晚上回来我和她沟通下,让这事平静的过去算了。”罗志伟认为从娟子写的纸条来看这孩子很偏执,而且都是小孩子,没必要和她较真。

晚上罗志伟和依依谈了谈,无非还是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要以学习为重不要分心之类的话。

张彩蛾是个认死理的人,那个娟子为什么骂我女儿?她总觉得心里憋屈。在那陪读天天闲得没事,张彩蛾反复琢磨着要找娟子好好理论下。她很快打听出娟子就是六班的胡玮娟。六班是平行班,也就是所谓的慢班,因为叫慢班会影响学生的自尊心,所以叫平行班。陪读近三年了,张彩蛾对这些门清。

这天课间操的时间,张彩蛾把娟子拦在了走廊里。“你就是胡玮娟吧?”“嗯,怎么啦?”“你认识罗依依吗?”“不认识,怎么啦?”“不认识你为什么骂她?”“我骂她?我什么时候骂她了?”胡玮娟一脸愕然。“你写纸条骂她,骂她是白痴,丧心病狂。”“哦,阿姨你误会了,我那是指出她作文的一些谬误,难道看到她错了不给她指出来吗?我是为她好啊!”“指出她的错误?你慢班的学生还能指出快班学生什么错误?”“谁说我们是慢班?就算是慢班又怎么啦?我的作文也作为优秀作文被复印过,复印的次数比罗依依多很多”听张彩蛾提到“慢班”二字,胡玮娟顿时来了气,连珠炮似的回击加上声色厉俱,一时将张彩蛾呛了回去。“你,你、、、、、你作文复印的多也不能骂别人白痴,丧心病狂啊?我看你才有点丧心病狂。”张彩蛾定了定神,稳住阵脚,重新找回了攻击点。“大娘,我那是针对她文章中的观点说的好不好?什么叫中国人失去了文化自信?她凭什么说中国人失去了文化自信?我泱泱中华何时失去过文化自信?”胡玮娟不再叫张彩蛾阿姨,改叫大娘,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鄙视,在她眼里张彩蛾是个典型的欧巴桑。“你,你、、、、,反正你不能骂我女儿,你要向她道歉。”

这边二人的争吵很快引来不少人围观。胡玮娟的班主任过来驱散围观的学生,简单问明了情况,让胡玮娟先回了教室,自己向张彩蛾介绍胡玮娟的情况。胡玮娟原本也是快班的学生,因成绩下滑,又受不了快班快节奏的压力,挪到了平行班,但她的作文一直写得很好,多次被作为优秀作文复印传阅。她对自己的作文也很自信,同时有些瞧不起别人的作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对复印传阅的别人的优秀作文喜欢点评批驳一番。“但骂人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一定好好批评教育她。”“这孩子到我们班上后很有些失落,甚至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我经常开导她,请您见谅。”

张彩蛾碰了一鼻子灰回去了,没敢向任何人提起去找胡玮娟的事。

一周后,张彩蛾见有人在学校门口闹事,很多人围观。张彩蛾凑过去,听说是有一个女生离校出走几天了,不知去向,家长在找学校要人。

“是哪个学生啊?这么让人不省心。”“听说是一个叫胡玮娟的学生,上周在学校和一个人吵了一架后就出走了。”啊?!听到这些议论,张彩蛾赶紧溜出了人群,悄悄地回去了。

从那以后,张彩蛾对待依依更加小心,更加不敢多说话了。

 

(作者单位:湖北襄阳五中高三(32)班)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最好2至4个字)论文内容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