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乡村老人的哀痛与无奈——读梁鸿《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

[收录:2016-01-27] [作者:莫宇芬]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乡村老人的哀痛与无奈——读梁鸿《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

乡村老人的哀痛与无奈——读梁鸿《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

 河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摘要:在《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中,梁鸿向我们展示了芝婶、赵婶、五奶奶和黑女儿奶奶等老一辈乡村人的哀痛与无奈。他们靠自己劳动维持生计,忍受着身体的病痛,为在外打拼的儿女们抚养孙辈,他们守望着孤独、守望着贫穷,承受着沉重的生活负担和精神负担,承担着难以承受的苦痛,他们渴望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关键词:乡村老人;哀痛;无奈

“我这奶奶活成了爹妈、老师和校长”

“现在不管孙子,以后还想不想活”

“老天爷,把我的命给孩子吧”

“才开始一听黑女儿说,我拿着刀想出去跟他拼命,……她妈都回来了,……可咋办?说啥也不能告诉她妈。”

……

在《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中,梁鸿向我们展示了芝婶、赵婶、五奶奶、老婆婆和黑女儿奶奶等老一辈乡村人的哀痛与无奈。这些经历过辛酸历史,年轻时节衣缩食、忍饥挨饿,养活一大家的老人们,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的好日子,理应享受社会发展的成果而安度晚年,但是,他们外出打工挣钱的娃们却把家留给了他们,把儿女撇给了他们,把困难丢给了他们。

一、沉重的负担——哀痛与无奈之一

有腰疼病,疼起来连腰都直不起来的芝婶说,在梁庄几乎家家都是留守老人和儿童,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人都在养孙子孙女,有的里孙儿、外孙儿养五六个,日子都没法过。儿女们比着留,生怕吃亏,还为谁留多谁留少打架。有的儿子媳妇,孩子撇家里,一分钱也不给,即使给谁都不想多给。老人们在儿子儿媳妇常年在外打拼状况下,全面肩负起养育孙辈的任务,当起了免费的保姆,承担着难以承受的苦痛。芝婶再也不愿意带才十个月的孙女了,为此过年时儿媳妇是生气走的。

芝婶说,管吃饱管穿暖已是不易的事了,更何谈孙子们的教育呢,“爹妈都不在家,不光是爷奶的负担,对娃们的学习影响那真是大得很”,“年青娃儿们都出门跑,不管自己娃们,爷奶只能管吃饱穿暖,不会教育,那数学题谁啥门儿”,“不是不管,根本管不住。你说,六七十岁的老两口又当爹,又当老师、校长,能当好吗?”这种状况下,对孙辈们的学习、心理、性格和道德教育就只能听之任之,所以梁庄的孩子们多数学习不好,逃学、上网、打游戏,大多上到初二、初三就随父母一起打工去了。

推着十个月大的小孙女,后面跟着四岁、七岁俩孙子的赵婶也不停地抱怨,“你看我这辈子容易不容易?可怜不可怜?才刚把他们拉扯出来,又得照顾他们的娃儿,到死都不得安生”,“你看农村有哪个敢说不管孙娃的?现在不给人家帮忙,想找死,老了还想不想活?”,“世道变了,原先是儿媳妇怕恶婆子,现在是婆子怕儿媳妇。有哪个是省油的灯?不把你榨干就不算完。”

正像梁鸿表姐说的,“现在农村男娃说老婆有三句话:房子冒尖、婆子年轻、兄弟一个。房子得是两层的;婆子妈得年轻、健康,能带动孙子啊;还得是个独生子,将来啥都是自己的。”这里说的婆子妈太重要了,在内蒙打工的向学虽然家里没有二层小楼,也说来了媳妇银花,为啥?因为他还算占一头,至少他有个妈。农村婆媳之间向来水火不容,过去被媳妇骂做“老不死”的婆婆现在有继续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

梁鸿曾接受过《河南商报》记者的采访,她说“中国的乡村老人特别善于承受命运,不管什么苦难,不公都能承受,有一点点的幸福就特别开心和满足。”但调查、走访中,梁鸿也发现,乡村老人有内心苦痛的体会,同时也有超强的承受力。他们忍受着身体的病痛,能往返五六次接送镇上上学的孙辈们,“早晨、晌午、晚上都得接送,来回六趟,一趟都有二里地。人都够死了,受不了,接送完了回来还得做饭,做完饭吃完送走,回来还没歇一会儿,就又得去。”此外还要靠劳动来维持生计,锄地、播种、种菜、养家畜,这是怎样的沉重负担啊!

“没有哪一个农村老人会自己优哉游哉,喝着小酒,打着太极拳,眼看着儿女有难处不去管的。”梁鸿也发现,“从赵婶、五奶奶、芝婶一些抱怨性的话中,却仍然可以感受到掩藏在背后的爱与宽容,对儿女,对他们在外面的艰难生活,对身边这一个个让他们年老不得安生的孙子,仍然有一种非常细腻的感情。”他们把爱毫不吝惜地给了孙辈们。

他们有担心、有无奈,但仍有怨而无悔,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困难,兢兢业业伺候着孙辈们,这就是沉默而不善言语、善良而坚韧的乡村老人。

二、令人担忧的安全——哀痛与无奈之二

建昆婶80多岁的老母亲被残忍地杀害了。杀人凶手王家少年安静、沉稳、温文有礼、有上进心,是学校培养的高三尖子生,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却用极其残忍地手段杀害了一个古稀老婆婆。最终少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受到法律的严惩。我们在谴责少年道德败坏、手段恶劣的同时,也为这个留守少年缺失关爱,心理阴暗不健康,冲动犯罪走向毁灭而感叹,毕竟他刚刚成年啊。悲剧之后总让人有太多的遗憾,如果老婆婆住在儿女们气派的楼房里共同生活,而不是孤身一人栖居在路边看菜园的小茅屋里,是否王家少年就没有施暴的机会?是否就没有悲剧的发生?孤独寂寞的问题少年,形单影只的古稀老人,令人心寒的乡村悲剧。

村头80岁的五奶奶,她那顽皮、费事儿的11岁孙子在河里游泳淹死了。当她听到噩耗时,拼命地往河里跑,野草绊着她的腿、刺扎着她的肉,却全然不知,不知道过了多少坎,摔了多少个跟头,她抱着孙子哭天抢地,“老天爷,把我的命给孩子吧,我这老不死的活着干啥?”像祥林嫂一样不断地自责,“我一天到晚地想,要是我早点做饭,他放学回来就能吃上,他就不会去河里了。怨我,非要在地里多干会儿活,结果耽误娃吃饭了。”她跪在打工回来的儿子媳妇身边哭,说对不起儿子媳妇,把孙子给养没了,她从此一人住在河边的茅草庵里,不断自责,虽然她养孙子要比养儿子精心得多。她儿子光亮再也不敢把小儿子放在五奶奶身边了,“我是谁也不能再给了,不放心。……你五奶奶肯定接受不了,她压力太大了啊。要是再有个闪失,那都活不成了。”光亮的小儿子阳阳是厂里唯一一个随父母的孩子,除了父母是厂里资深老工人,有胆量和厂长说外,主要原因是因为光亮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奶奶不用再照看小孙子了,负担减轻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代价呀?

“老两口照顾四个孙娃,热天到河里洗澡,四个娃淹死了,全没了,老两口最后服毒死了。”从此这个家算是塌了,这是一个凄惨的现实故事。

黑女儿的奶奶一点也不比五奶奶好过。身边带着一个好打架、玩游戏的十三岁孙子,费事、费神,而年仅九岁的孙女却被一个有道德污点、六十五岁的老头给诱奸了,九岁的孩子真正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她不知道这种伤害的严重性,但奶奶知道啊,这种劫难足以笼罩孙女的一生,她为自己的大意而深深自责,起初她拿着刀想去和老头拼命,她只想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但又不想影响孙女的声誉、家庭的名誉,她甚至不想告诉儿媳,“她妈后天都回来了,……可咋办?说啥也不能告诉她妈。……我怕她非拼命不可。那可咋办?”一个守了二十几年寡、满头白发、说话语无伦次的老人,要承受怎样的煎熬和折磨,这阴影、这苦痛也许要伴随她整个后半生。

农村有太多令人担忧的安全隐患,而这些安全的悲剧偏偏要由这些留守老人来承受,这是怎样的一种哀痛?

三、晚景的凄惨——哀痛与无奈之三

“养儿防老”是我国农村传统的养老观念,目前绝大多数农村仍然沿用这世代相传的养老方式,在农村,父母往往将家产分给儿女们,不为自己留下半砖片瓦,到老只能依靠儿女。若儿女们不孝,老人晚景将会非常凄惨。面对儿女的不孝甚至是虐待,老人们往往无能为力,虽多有抱怨,但大多数仍不忍将状告儿女。但话又说回来了,即使无奈之下递了状子、上了法庭,法律能真正解决问题吗?赵嫂说的隔壁李村七十多岁的老两口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当他们把四个儿子、两个闺女告到法院后,作为国家干部的大儿子给爹妈办了个存折,把法院判的钱汇上,让人捎去,连见都不见;二儿子把钱摔到妈的面前,说:“你不是稀罕钱?拿去,从此以后,咱们进水不犯河水。”不告倒好,告了反而连口饭都吃不上了,老两口天天哭,后悔都来不及。

王营有一个寡妇,含辛茹苦拉扯大三个儿子,房子、宅基地都分给了他们,可三个儿子谁也不想养活老母亲,谁也不让住自己家,老母亲投井寻死过,法院的判决是三个儿子家轮流住,可二儿媳妇竟然把刚给她伺候完月子的婆婆包袱隔墙扔了出去,再也不让进门了,老母亲无奈只好到城里去当保姆。对簿公堂,通过法律方式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老人的处境更加恶化,那仅有的一点点亲情也丧失殆尽了。

没有经济基础的老人们为了老有所依,不敢理直气壮地要求儿女为自己进孝道,他们含辛茹苦、力不从心地照顾孙辈们也只是为讨来老来想活活的条件。

“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被淡薄,敬老爱老的孝道被摈弃,一些农村不赡养老人,把老人当皮球踢来踢去,相互推卸赡养责任,甚至还歧视、殴打、遗弃老人,老人一旦健康出了问题,或是生活不能自理,晚景将更加凄惨。

四、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乡村老人的期盼

我国已进入老年社会, 2020年老年人将达到2.4亿,而我国农村人口竟占到全国人口的3/4,我国养老问题重点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我国传统的观念是“积谷防饥,养儿防老”,农村当前绝大多数地区仍然沿用这一传统养老方式,即儿女对父母经济上要接济,生活上要照顾,精神上也要慰藉。

但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村目前大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家留给了老人,孩子丢给了老人,如果儿女经济拮据,不说精神上慰藉,就连最起码的供养都不可能,老人们要靠自己劳动来维持生计,在农村80%以上的老人平均每天要从事5个小时的农活,此外还要抚养孙辈们,梁鸿说“农村留守老人的状况和城市的老人问题完全不一样。城市是孤独问题,而乡村的老人却是金钱问题。”农村老人的问题主要在于供养关怀,农村老人有太沉重的生活负担和精神负担,儿女在为生存打拼,留守老人则守望着贫穷。

赡养老人、关爱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礼记•礼运篇》为我们描述了老人幸福美好的归宿, “故人不独亲其亲,……使老有所终,……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谁来关心照顾这些操劳一生的乡村老人?谁能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幸福地安度晚年?重拾中华民族“尊老、敬老、养老”传统美德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建立健全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体制机制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

当《新民周刊》记者问梁鸿下一本书写什么,梁鸿说她要写一部关于养老院的作品。她说农村老人老无所依的状况非常严重,他们没有社会保险,农村现在道德沦丧、亲情淡漠,老人赡养是一个大问题,她还讲了一个养老院的事,养老院里,很多老人快死了,处于昏迷状态,养老院给在外打工的儿女打电话,好不容易联系上了,结果儿女问:“她到底会不会死?如果死了我就回去。”

谁没父亲母亲?谁没有老的一天?留下爱心、守住责任,让我们共同期待。

 

参考文献:

[1]梁鸿.中国在梁庄[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

[2]梁鸿.出梁庄记[M].广州:花城出版社,2013.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最好2至4个字)论文内容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