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被幻象遮蔽的“美” ——关于“技术美”的思考

[收录:2016-01-28] [作者:赵士萌]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被幻象遮蔽的“美”
——关于“技术美”的思考
赵士萌 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
摘要:作为“美”的一种形态,技术美与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科学美在根本层面上并无不同,皆处造化之中,同为“幻象”。唯一“念”字,乃技术美之内核,道通合一、生生不息,生命之本源皆“现”于此。本文以“念”这一概念为切入点,解读技术美的内涵和外延,探究技术美的本源。
关键词:&l...

被幻象遮蔽的“美”

——关于“技术美”的思考

 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

摘要:作为“美”的一种形态,技术美与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科学美在根本层面上并无不同,皆处造化之中,同为“幻象”。唯一“念”字,乃技术美之内核,道通合一、生生不息,生命之本源皆“现”于此。本文以“念”这一概念为切入点,解读技术美的内涵和外延,探究技术美的本源。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关键词:“美”;念;技术美;幻象;遮蔽

 

万物皆由“道”幻化而成,如老子《道德经》中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其“道”即美也,换言之,万物“皆为美之幻象”。

一、 作为幻象的“技术美”

作为“美”的一种形态,技术美与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科学美在根本层面上并无不同,皆处造化之中,同为“幻象”。作为幻象的“技术美”是大工业生产时代的衍生“品”,是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社会美。技术美虽从属于社会美,却又与之有着很大的不同。首先,社会美的理论指向是日常生活层面中的“人”,也就是日常生活层面的审美,即人们以审美的眼光观照意象世界。而技术美则以“人的需求”作为理论核心点,是社会生活中“人需求下的审美与创造”。换句话说技术美扩充了社会美的内涵和外延,在原有“审美”功能的基础上增加了“实用”功能,因此“技术美学”也可以说是基于社会美学基础之上的“衍生美学”。

叶朗在《美学原理》中对“技术美”有了更为清晰的界定“技术美应该把实用功能与审美功能有机的统一起来。这种统一,就是功能美 。”。手工业时代的技术美实用和审美功能兼而有之,可以称为技术美,而大机器生产复制时代造成了“实用和审美”功能的分离,因此不在技术美的范畴之内。

技术美中有两个不能忽略的必要概念,一个是“技”,另一个是“术”。何谓“技”?提及“技”我们通常将其与“艺”连在一起,即“技艺”。古人云:“艺可通道”非妄言也。这里的“道”非“常道”,指的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通道、途径,而是“玄”、“美”之意,至此“技艺”其本质为“美”。而“术”的意义则直接指向了某些“人工技术”手段,这里的“术”指的是通过“人工手段改变“美”的形态。由此,“技术美”也就有了双重含义,一是“技艺”层,一是“技术(手段)”层。换句话说“技术美”具有两条转化“美”的路向。

二、作为幻象内核的“念”

技术美通过两种路向转化“美”,其最终化成的两种“美”本质上并无不同,而是其所化之“美”的力量大小不同而已。在两者化“美”的过程中,大机器复制生产少了一个重要的中间环节,即“创作者”的兴趣或者艺术感(美感、灵感、思考),也就是“美感、灵感、思考”的转化,这里的“美感、灵感、思考”便可称为“念”。“念”指万物的力量触动而产生的“正在生成的瞬间”,也可称为正在发生的“生命”,这个“生命”便是念之根本。

“技术美学的出发点是人,是人的需求。 ”,所谓需求,即为念,“人的需求”其实是念之可衍生的原因。“技术美学的核心是审美设计(迪扎因)。所以技术美学又称审美设计学。 ”,以“人的需求”为基础的审美设计是“念”衍生出的偶然性的“作品”,设计创作中出现的灵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念。“念念不忘”道破了“念”的一个重要特性,即重复性,不断重复而形成的人的某种记忆,设计创作中的“记忆”是另一意义上的“念”。由此,“念”既有瞬间性正在生成的特质,相应的也有在不断往复中生成的记忆,而由“瞬间”和“记忆”共同建构的“念”便是审美设计(迪扎因)。造化万物皆有念之所起,因“念”而起的设计美学并不仅仅是人类。从“念”的衍生这一层面上来说,技术美学的范畴也就相应的扩大了,比如电影美学、摄影美学等以“灵感、创意”而衍生出来的所有技术美学都可纳入其中。

三、幻象的遮蔽

无论哪种形态的“美”都不可能将“美”完全的呈现出来,只是呈现的方式不同,对于“美”的遮蔽程度不同。相应的,人作为“道”、“美”的一个特殊中介,因为有了“念”而改变了“美”之自由流通的原初状态,形成了“内念”和“外念”时刻运动不断变化的特殊对抗状态。

审美过程中“念”可衍生出外在的“念”和内在的“念”,两者共同协作不断转化,并最终完成对“美”的认知。就此而言,我们不妨来看“手工业者”和“画家”,从化“美”这一层面上来说其两者并无本质的不同,而现实情况是后者被尊称为艺术家前者则不是,究其根本其实是“外念”之所向,赋予了太多的社会伦理层面上的“价值”,用一种叫做“文化”的“外”圈进行了“社会约定”,由此形成了通常意义上的直观感受:“画家”要比“手工业者”高尚和富有魅力。其本质是用两个社会标签“手工业者”和“画家”将两种创造美的智慧者做了通俗意义上的区分,从社会价值伦理层面用“外念”向“内念”施压,从而影响人们对“美”的正确认知。现今的“我们”成为了一个技术文化圈内的“新种群”,一个被异化的“自己”,并逐渐开始淡忘“我们”的本质。这已经不单纯是对于现下文化产业的一种隐忧,而是一种不得不去面对的“技术驯化”的结果:“身”与“心”的分离。

总之,万物皆为“幻象”,同于造化,同为“美”之形态,无本质之不同。而万物何以有灵?皆“念”也,“念”乃灵之本,可衍生出无穷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审美过程中的“念”衍生出“外念”与“内念”,两者处于时刻运动不断对抗的状态,影响着人们对“美”的认知。“需求的不断膨胀”,催生出各种使“外念”愈加强大的“技术”,从而一步步遮蔽着最本质的“原初美”。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