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明代抑制商业研究

[收录:2016-01-14] [作者:陈伟 李乐 ]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明代抑制商业研究
陈伟 李乐 大连大学明清史研究中心
摘要:明代实行重农抑商政策,实行了一系列措施,明代的抑商严重影响了明代经济发展,资本主义也不能得到健康的发展,使明代在大航海时代逐渐走向末路,逐渐落后于西方各国。
关键词:明代;抑商;政策
明末战乱后,明太祖为了恢复被破坏的经济,重建社会秩序,实行了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在抑制商业上,实行了一些政策。
一、抑商政策的制定及其内容
(一)严禁去农从商
明代和先代一样都...

明代抑制商业研究

大连大学明清史研究中心

摘要:明代实行重农抑商政策,实行了一系列措施,明代的抑商严重影响了明代经济发展,资本主义也不能得到健康的发展,使明代在大航海时代逐渐走向末路,逐渐落后于西方各国。

关键词:明代;抑商;政策

明末战乱后,明太祖为了恢复被破坏的经济,重建社会秩序,实行了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在抑制商业上,实行了一些政策。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一、抑商政策的制定及其内容

(一)严禁去农从商

明代和先代一样都强调以农为本,以确保农业劳动力稳定,抑制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禁止农业人口向非农业人口转化,希望农民能够稳定在土地上,同时对商人的流动也加强管理,规定行商须领取官府印制的路引,才可外出经营,并且商人外出必须携带的金钱必须达到一定的数目,洪武年间制定的《大明律》里规定:“凡无引文私渡关津者,杖八十。”对于在城镇开店经营的坐商,则要求在所在城镇办理入户登记手续,名叫占籍。无籍者,不许在城留居和营业。而取得占籍,又有种种规定,如没有在本地置办产业的商人是不允许置办商铺的,而且取得占籍后,还要交纳商税和门摊税,承担名目繁多的摊派,致使占籍者富者必贫,贫者被迫迁徙,这限制商业发展。

(二)限制商人地位

明太祖认为商人的地位不可以太高,因为他们“平时射利,高价以售,其弊百端,为害滋甚。”[ ]因此大力压制商人的社会地位,明代立法以贱商为指导思想。洪武二十年规定:“农家许着绸纱绢布,商贾之家,止许着绢布。如农民之家,但有一人为商贾者,亦不许穿细纱。”将商贾与庶民加以区别,表明商贾地位低于庶民。由于上述政策的贯彻实施,使得这种贱商观念渗透在社会各个领域之中[ ]由于上述政策的贯彻实施,使得这种贱商观念渗透在社会各个领域之中。

(三)实行海禁

明代与先代不同,严格的海禁严重压制了商业的发展,也使得商业的发展呈现畸形状态。《大明律•私出外境及违禁下海》规定:“凡将马牛、军需铁货、铜钱、段匹、绸绢、丝绵,私出外境货卖及下海者,杖一百。挑担驼载之人,减一等。物货船只并入官。于内十分为率,三分付告人充赏。若将人口、军器出境及下海者,绞。因而走泄事情者,斩。”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了禁海的不可抗拒性,甚至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从禁止居民下海捕渔,到将沿海居民内迁五十里,甚至后来又废县徙民。到明代后期走私盛行,不过也只是一些特权阶层可以下海。明代商业的发展失去了广阔的市场,也因此逐渐落后与西方各国。

(四)实行重税政策

明初制定的商业税收是三十税一,“三十分中,定例税一,岂有重叠再取者!今后敢有如此者,虽赦不宥。”[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对商业的征税往往是巧立名目,洪熙元年,增加市肆门摊税。宣德四年,顺天、浙江、福建、湖广、江西、河南、山东、山西、四川33府州县市镇店肆门摊税课增加五倍。在运河沿线设立钞关,对过往客商载货船只征收税钞。据弘治年间礼部尚书倪岳述称:户部官员出理商税,“往往以增课为能事,以严刻为风烈,筹算至骨,不遣锱珠。常法之外,又行巧立名色,肆意苛求,客商船只,号哭水次,见者兴怜。”[ ]户部官员为了增加税赋残酷压榨过往商旅,层层盘剥,对商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在山东临清这种京杭运河的中转点,商业发达,税种也是名目繁多,户部尚书赵尚卿所说尤为具体:京东通州河西务,先年布店计160余名,今止30余家矣。临清,往年伙商38人,今止存2人;向来缎店30家,今闭门21家;布店73座,今闭门45家;杂货店65家,今闭门41家。[ ]没有约束的商业征税形式只能加快商业的凋敝。

(五)强制掠夺商人

明代实行“合买”政策,每被选到商户,必定破财免灾,洪熙元年,副都御史弋谦奏称:“朝廷买办诸色物料,有司给价,十不及一,况展转克减,上下靡费,至于物主,所得几何?名称买办,无异白取。”[ ]事实上在选择商户的时候,那些有着官方背景的商户可以避免,但是广大的中小商户确深受其害,地方官员也时常借助“合买”政策迫害商户,榨取钱财。“刑逼威伤,致令逃死者相继。”[ ]强制性的掠夺使的商业无法健康发展,大商户独占其利,商业也呈现保守性特征。

二、抑商对明代经济的影响

明代在中后期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区域性商人团体,如明代比较有名徽商,不具备普遍意义。商人的财产不能保证,官府的一次政策可以使财产倾家荡产,大商人也是往往投靠勋贵,形成利益团体,但是也要受到勋贵的盘剥。

在沿海地区,因为禁海的原因,走私盛行,大商人往往富可敌国,政府确没有收到该有的税收,在打击海盗方面也不能形成该有的政策,先进的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因禁海也得不到发展,从南宋开始的资本主义萌芽也因为没有广阔的海外市场而陷入缓慢发展中,从这个意义上讲,明代的抑商政策,禁锢了中国的经济活力,使中国在关键时刻,丢掉了一次发展的大好时机,中国也慢慢的走向衰弱。

参考文献:

 

[[1]]  明. 余继登.典故纪闻[M].北京:中华书局,1981.

[[1]] 田艺蘅.留青日记摘抄[A].丛书集成初编本:第2197册[M].北京:中华书局,1985.

[[1]]  明. 大诰三编[M).合肥:黄山书社,1979.

[[1]]  明.孙承泽.天府广记[M].卷13“钞关”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

[[1]] 《明神宗实录》卷三七六,“万历三十年九月”条.

[[1]] 《明宣宗实录》卷三,“宣德二年七月”条.

[[1]] 《神宗实录》 卷四一八,“万历三十四年二月”条.

打印 | 录入:yufeifei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最好2至4个字)论文内容作者  
分类导航